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409680560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退休教师,上网,创作彩墨画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引用《俗病难医》  

2010-11-03 14:40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艺术最大的敌人是俗气

晶报记者 庄向阳 实习生 岳丽红/文

 

http://jb.sznews.com/html/2010-10/26/content_1282299.htm

艺术最大的敌人是俗气 - 钟国康襄理会 - 涨 墨 春 秋
艺术最大的敌人是俗气 - 钟国康襄理会 - 涨 墨 春 秋
  “我的篆刻就是把刀当笔用。”钟国康说,在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之前,他闭门12年,把所有的老师都当成靶子,最后把老师们捆在他身上无形的绳索解开。  上图为钟国康为贾平凹所作的篆刻作品。  邝健华/图

  晶报记者 庄向阳 实习生 岳丽红/文

  上月,记述深圳本土书法篆刻家钟国康的新书《最“丑”的那个人》在深圳中心书城举办签售活动。一本十万余字的小书,嘉宾阵营却颇为壮观,既有当红作家慕容雪村,又有文学评论家谢有顺,以及本城的文化学者、传媒人等。

  钟国康是谁?很多人不认识他,但是认识他的人都会有一个共同的感受:这是一个个性十足的“怪人”,一个乐意以“最丑”来标榜自己的人,一个艺术造诣有待后人评价的人。日前,晶报记者与这位“最丑的那个人”有了如下的交谈。

  这是钟国康与我的第一次见面。没有客套,一上来他就告诉我,“要全方位读懂钟国康”。他说:“看钟国康不能用常人的眼光来看,钟国康是立体的,钟国康是有个性的,脾气很臭——用这个眼光来看就成立了。”

  我面前的钟国康,戴着一副墨镜。不是戴在眼睛上,而是架在头顶。他的上身套着一件白色的老头衫,下身是一件白色短裤,脚上是白色的软皮鞋。衣服是旧的,鞋却是全新的,但是他■着鞋。他说,穿着鞋就不协调了,这样才协调。他的穿着十分随意,原来竟然也有协调在里面,在他的书法篆刻作品中,他追求的更是全方位的协调,我们的谈话就从这里开始。

  采访钟国康是困难的。他的语速很快,他的思维跳跃得更快。他没有科班教育的背景,他没有专门的老师,即使以古人的碑帖为师,他也是博采众长。正因为这样,才成就了一个独一无二的钟国康。在他的身上,能感受到一种野生的力量。

  我一下子关了12年的门

  晶报:见到你的第一眼,感觉你太不注意衣着,没想到你貌似不讲究竟然也有很多讲究。

  钟国康(下简称“钟”):我是全方位地讲究。古人的墨是磨出来的,现在的人写字用的都是整瓶的墨水,我的墨就不一样,我的墨是我自己养的,我的墨里面有我的DNA,跟我是协调的,我的墨里面有矿物质、“植物质”、“动物质”,还有一些讲不清楚的东西,我把很多东西加进去,它不会坏,只会发酵,发酵就好比古人所说的夙梦。墨,可以融合在我的字里,会把我的作品分出层次。我的纸张很讲究,我的墨会在纸上产生什么效果?我会选。我的印章,为了绝对协调,就有书法味、有石头味,什么味都加进去,就容易协调我自己。我的印泥,也与墨、纸、印协调。我讲这些,就是为了强调协调的重要性。如果这里不协调,那里不协调,出来就是垃圾。上面讲的是用材,写字、篆刻,更是这样。

  晶报:领悟到这些,您是不是也经过一个较长的摸索过程,这个过程中的转折点在哪里?

  钟:那是在我关门的时候。我1989年来到深圳,大约到1992年的时候,我感觉已经达到学谁像谁了,这让我绝望,我一度都想跳楼了。

  晶报:怎么会这样想呢?

  钟:因为我赶不上他们呀!他们是第一,我是第二,我要想办法变成第一。我老是想这个问题,说出来别人就说我很狂,狂就狂,狂到底嘛!我有这个想法不好吗?我向往不行吗?你不能把我向往的权利给掠夺了吧?古人说,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,我可能做不到,但我可以向往。我有这个想法,好过没这个想法。再说,大话一旦变成现实,它就不是大话。就这样,我一下子关了12年的门。

  晶报:这12年,您在做什么?

  钟:我学谁像谁的时候只能说是第二,我只能关门把他们干掉了,把他们当成靶子一样,就像瞄枪,以最快的速度学他,然后把他们打倒了,我基本上是把所有的老师当成靶子,把这些老师捆在我身上无形的绳索解开。

  晶报:能否说说您的艺术特点?

  钟:简单地说,什么是我的书法?我的书法就是把笔当刀,笔能当刀用。什么是我的篆刻?我的篆刻就是把刀当笔用。

  你看我刻印章就知道,我刻印章不起稿。我就一刀下去,然后就跟上了;跟多了,它就闷了;笔一误,线条就不好看,不协调;然后要救,让它恢复正常。就是先立,再跟,再破,然后又救,救了又跟。我就是用这个方法。

  能走到今天,我比有些人付出的多

  晶报:对国内书法、篆刻界,您有什么评价?

  钟:国内的书法、篆刻界,浮在上面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圈子,因为他们有势力,就可以见报、见电视,像我这种就很难见报、见电视,但我们有长处,我们有生动的文章可写。我们要做很大的努力才能走到前台,他们不需要付出这么多。他们的东西往往不是最好的,因为他们少了灵魂,他们走在前台,就会变成一个误区,误导一大帮人向往他们,效仿他们。我能够走到今天,比那些人付出的要多得多。

  晶报:您能意识到圈子的存在?

  钟:他们这些圈子就像堡垒一样,别人进不去。他们有等级,有岁数的等级,有地区的等级,但是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精彩的人生,没有自我的人才容易站到前台,但他们搞错了:人除了专业,还有那么开阔的世界,我会搞装帧设计、服装设计、家私设计,以及收藏。人一旦有这么多的爱好,这些爱好就可以融合到专业里来了。我的爱好这么多,因此有血有肉,我会讲一些俏皮话,讲一些丑话,讲一些笑话,这样才有情趣,才有好东西。

  古人的东西要敬畏,但不能被其左右

  晶报:您觉得搞艺术的最大障碍是什么?

  钟:搞艺术最大的敌人就是俗气。俗,不可医也,什么都可以救,唯独俗不可以医也。老师让你学习传统,你认为传统最高,但当大家学一个东西的时侯,就像吃肥猪肉,就会吃厌了,全中国的书法如果只有一种面目,你说俗气不俗气呢

  晶报:您是说,仅仅向传统学习还不够。

  钟:古人的东西我们要敬畏它,但我们不能太信任它,我们追求营养,但它只是当成营养的一个部分。营养还可以从现代的东西里来,我曾经把我的屋子叫做“鳞半斋”,意思就是,只要对我有用,即使像鱼鳞那么小,甚至是半片鱼鳞,我都要吸取,我都要嚼烂把它吞下去。我曾经说过,我的老师不是哪一个人,我的老师是“四条腿的”,都装在书柜里了。所以,我过去是要全方位地去学习,当下我精力过剩,想必做得到。

  晶报:精力也是才华的一部分吗?

  钟:精力是你向往一件事情的时候,你认为永远完善不了,而拼命去完善的时候,它就变成一个动力。有的人认为自己达到顶点了,就没有新的想法和动力了,坐享其成,原地踏步就是倒退。我天天感到没有完善,天天要去完善,因此发动机一直没停。我不愿意做别人的老师,就是因为我还在完善的过程中,我不能把我没有完善的东西去教给别人,我不能这样做,这是道德问题,钟国康是高尚的。


艺术最大的敌人是俗气 - 钟国康襄理会 - 涨 墨 春 秋
 

引用《俗病难医》 - 409680560 - 409680560的博客 0人  |  分享到:        
阅读(48)| 评论(10)| 引用(0) |举报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